若说没奇缘,今生偏又遇着他。

鹰婕Jane:

<心灯>


七月始,刚搬完家,有一种终于安定下来的感觉。

清简最好,搬离时摒弃食之无味的东西,并不觉弃之可惜。

生活的安全感和安定感不需要借助一堆杂物堆积起来。

不过大多数人都是这样。

清朗会让我感觉愉悦,一种里里外外都要了然的控制欲使然。

不过这也是带着危险气息的另一端。


我把所有物件安置好,房间仍然空荡。

把朋友送的一盏灯放在墙角。白色柱状,温暖色调。

喜欢在夜晚只开这一盏。

昏黄色蔓延,填充整个房间,由浓至淡,由亮到暗,

吻合宇宙万物自然之道。


记得她当时送我这盏灯的时候说了一句,

你要找的,是一盏灯,而不是摇曳的花火。


花火炫目易灼身,一瞬止于弹指间。

浓缩起来的起承转合,于我是一个完整过程。

难以解释清楚的事情,交予时间去稀释。


我并不介意。

不介意的事情太多,

反倒让自己看起来没心没肺冷漠无情。

玩乐的孩子专心致志,自成一个完整世界,

往往忽略一旁召唤自己的各种声响。

其实只不过是同理。


记得中学时代我有一个本子,

密密麻麻摘下某些作家诗人的片语只言。

做这样的事情于我而言总是意义不大,

总是写过就忘,看了好多遍努力想要背下来,

最终也都没记住。


但某些不经意撞进心里的句子是难以忘记的存在,

这么多年总是时不时记起,静静在心里书写过一遍又一遍。


刘墉的那一句,「点一盏心灯」。


其实很多时候我都只是在跟自己对话,

黑暗里点一盏灯,静静与自己为伴,

好像就在这样的循环反复里走过了自我了解的路途。

当有一天我意识到,我终于能清晰表达出心里喃喃的话,

瞬间明白,原来以前写不出自己真正所感,

都只是因为不够了解自己。


这条人生路孤独而漫长,很多时候无人陪伴,无人理解,无人懂得。

如暗涌隐藏于平静海面下,欲言又止之后归于沉默。

一切自然,一切寻常。懂得体恤自己更加重要。


那盏奶酪味香薰蜡烛将要燃尽,

但这盏心灯,多少年岁,万水千山,也都不能熄灭。

灯火摇曳也罢,终究是光亮,

照不亮前路至少也熠熠你的双眸。


枕着这散发温暖气息的香味眠去,

让我做一个漂流在牛奶云朵上的梦。


2014年7月3日。


评论
热度(325)
  1. 祁先生的钢笔旧鹰婕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祁先生的钢笔旧 | Powered by LOFTER